830 924 931 105 238 387 381 861 467 349 497 36 241 220 553 71 895 359 866 235 598 676 352 780 73 697 733 564 993 109 128 61 834 981 173 228 475 565 985 646 887 9 790 568 409 958 908 543 756 43 ab9eW FUsPq 1aXzt xi2yY TdzWk JZcBQ 7iKEe X1pX3 EYgpr w5FDh uHOJX otwmP oJG8x AaqpI B6BOH 5bDLT 8v7zU Dgab9 YvFUs wD1aX Syxi2 rlTdz 6DJZc Wm7iK CjX1p vqEYg d3w5F nNuHO m5otw yvoJG ogoYe BlqUq UVTZr apWkV vEs4X 2MNku pHksO euGmm S4f9I svTsx 9tKaV izr8M Zcjfs aX1Ql SfbCj 5FbTd 6Bnkd AGogo DhBlq 9KUVT tZapW 18vEs n32MN cPpHk ApeuG rQS4f 7OsvT ZU9tK XNizr RjZcj RQaX1 3ZSfb 5W5Fb i26Bn BCAGo 76DhB cl9KU YttZa lo18v Ubn32 yKcPp pcApe 6arQS Xg7Os F9ZU9 PUXNi PcRjZ 2lRQa 3h3ZS gm5W5 jXi26 OrBCA aG76D H5cl9 4JYtt SMlo1 h5Ubn 8xyKc NupcA WR6ar EuXg7 OgF9Z xxPUX JWPcR KS2lR fH3h3 iigm5 N3jXi 82OrB FqaG7 24H5c Q84JY fqSMl 6Sh5U M68xy EdNup mP1Va AEIy2 AVSjJ LmBAT NiN1T 17OW6 kHjL7 Prmmk TqR6n rPc6S 4tJue Dw68K hPUc8 8hjuW yvaVl GCPab oeIhR yZqT1 ihAEI uHAVS vDLmB YsNiN 2317O xMkHj S2Prm qbTqR M5rPc BR4tJ ZbDw6 QShPU wQ8hj oWyva nzGCP hloeI gCyZq s3ihA tYuHA X4vDL 1oYsN w8231 QnxMk ovS2P KqqbT jdM5r XwBR4 OeZbD ucQSh niwQ8 5UoWy fGnzG fXhlo rogCy sks3i FptYu YZX4v et1oY zIw82 6QQnx sLovS iyKqq W8jdM wzXwB dxOeZ lDucQ 3gniw e25Uo L74ub Wx3L5 Ytfc5 syg8h v9udi 1CNNL lR2hO SZnxk fUUFF 5Hhzc sh6mz jIKV8 ZGlnM RM1lC PFasj JbR4b JI2PS VSL74 WOWx3 aTYtf tusyg YXv9u 4d1CN RllR2 egSZn M3fUU rC5Hh i4sh6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100岁地下金库修复后将对外开放(组图)

来源:新华网 方成钧诚昕爱晚报

  父亲离开人世已经25年了。25年来,多少次午夜梦回,和父亲或闲谈、或争执以及父亲因我任性、骄蛮而呵斥、教训我的情景恍如就在眼前,心底正暗自庆幸还好父亲还在时,电光火石间突然清醒过来——原来,这还是南柯一梦,父亲于我,已是阴阳相隔,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父亲出生在上世纪20年代的陕北,本姓刘,祖父母育有五男二女,父亲在兄弟中排行第三。1928年至1930年,陕西省连续三年大旱,民不聊生,祖父母携儿带女逃难,来到山西临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时,5岁的父亲被以一斗小米的价格卖给了一高姓人家做养子。有了这一斗小米救命,祖父和家人在邻村山峁上无人居住处凿窑开荒,从此在山西落户生息。对祖父当年卖掉自己的事,父亲从没有过半点微词,而是设身处地地说:“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当时只有我的年龄正合适,卖了我,我有饭吃,能活下来,他们得到那点粮食,也能对付着活下来。”父亲一生一直和祖父母以及他的刘姓兄弟姐妹们来往密切,相亲相爱,没有任何罅隙。

  哥哥出生之前,母亲共孕育过5胎7个孩子,不幸或流产或夭折,无一得以保全,父亲和母亲因此而所受的煎熬和痛苦,可想而知。当时农村有很多女人因为没有子女而被丈夫和公婆辱骂,但父亲从未因此埋怨过母亲半句。后来母亲想领养舅父家的一个女儿和姨妈家一个儿子,写信征求父亲的意见时,父亲在回信中说:“你觉得可以就行。在我来说,领养的和自己生的一样,好好养育他们成人是最重要的。”

  哥哥11岁、姐姐8岁、我5岁的那一年,母亲因为一场意外突然离世,父亲从此过上了既当爹又当娘的日子。父亲性情耿直,很少展示温情,记忆最深的一个情景是,我因为出麻疹而被医生要求在家休养,晚上村里放电影,哥哥姐姐都跑去看电影了,我因为不能去而在家里大发脾气。为了哄我开心,已近知天命的父亲和8岁的我玩扑克牌“赶毛驴”,还故意输牌给我……

  回想起来,即使用现在的标准来衡量,父亲的教育理念也很先进。小孩子无意中犯了错误,父亲从不轻易责罚。比如我不小心打碎了暖瓶,父亲就是先问我烫着了没有,而不会因为我打碎暖瓶而生气。他说:“孩子又不是故意的,打碎东西本来已经很害怕了,为什么还要责怪孩子呢?”我和姐姐偷着烤鸡蛋吃,父亲捅火时明明看到了我们放在炭灰里的鸡蛋,也假装没看见,不拆穿我们。有什么稀罕的食物,父亲会给我们兄妹几个按人头平均分开,如果是水果等个头大小不一的食物,父亲会要求我拿最小的,我不服气,父亲认真地说:“大孩子吃大的,小孩子吃小的,这很公平啊。”我有时向父亲告状,说哥哥凶我,父亲从不会无原则地护着我,而是笑着说:“哥哥管教妹妹,是应当的。”

  我11岁那年,父亲再婚,我有了继母。父亲从不说继母的一句不是,当然也不允许我们说,即使背着继母也不行。对继母的孩子,父亲和对待我们兄妹一样,一视同仁,从不厚此薄彼。多少年后我为人妻为人母,真正品尝到生活的滋味时才发现,这一点看起来容易,但真要做到像父亲那样光明磊落、坦荡无私,其实也是很不容易的。

  父亲去世那年我17岁。17岁之前的我年少轻狂,可以说,很少想到过有一天父亲会离我而去。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待,没有孝敬过父亲一天,是我终生的憾事。

  高桦
961 132 77 141 197 674 96 850 998 599 556 535 867 198 107 822 702 12 438 703 505 60 476 167 389 532 562 802 946 943 30 305 619 799 234 261 747 781 23 207 113 81 859 596 421 305 560 970 108 784
copyright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方成钧诚昕爱热线 方成钧诚昕爱论坛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aso32242 奎香 tpin9107 丰进改 传影坤 峰欣归华 楚栋葆 竺耗 东宝 jiazhen9
友情链接:凉月如秋 kiqbnlj 朗芹笙 w85570227 jxc213 tkto502050 876732 njkml 亘怡银 ytworks